[蓬莱客]的全部小说

表妹万福 表妹万福
作者:蓬莱客
简介:
    万福小娇妻,谁娶谁知道。(重生,架空,女主弱)(请勿在我文下吐槽/公鸡别的太太和文儿)(本文百分之50订阅、12小时防盗,感谢您的正版订阅。)
春江花月 春江花月
作者:蓬莱客
简介:
    父亲是尚书令,母亲是长公主,族中兄弟,皆江左才俊,蕴藉风流。“士庶之际,实自天隔”。所以直到嫁了过去,洛神还是想不明白——这个她不久前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出身于寒门庶族的江北伧荒武将,凭什么,胆敢开口向自己的父亲提亲?***5 请看这里希周知:V章设置了百分之六十的防盗比例如果没买够这个比例要延长几天才能看到最新的更新。1 架空,男重生。2 评论请勿人身攻击3 请勿在我文下diss别的作者和文儿~4 谢绝到别的作者文下去安利。
我的蓝桥 我的蓝桥
作者:蓬莱客
简介:
    念书的时候,赵南箫的男神兼男友出国前深情发誓,他在国外等她去,毕业后马上结婚。徐恕朝她喷了口烟:“打个赌,未来的大建筑师要是娶你,我这辈子就不睡女人了。”很不幸,赵南箫的初恋和爱情,就这样被姓徐的给咒死了。生活不易,谁没有遇到过王八蛋的时候。……我的热血,献给大桥。我的心跳,献给了你,我少年时遇到的女孩。(道路桥梁设计院女amp;又红又专基建狂魔土木工程男)注:文中的人物|组织|主体等纯属小说虚构。
菩珠 菩珠
作者:蓬莱客
简介:
    菩珠两辈子后来都是皇后。只不过,上辈子她的男人是太子,而这辈子,是太子那个谋朝篡位的皇叔。
折腰 折腰
作者:蓬莱客
简介:
    <br><fieldset style="width:500px;border:#1E90FF dashed 1px;"><legend></legend><FONT size=3 color=#000000><br>魏劭篇:<br>起初,燕侯魏劭的谋士是这样劝他娶乔女的:“乔家三世踞于东郡,虽式微,却树恩深厚,犹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主公龙骧虎步,胸吞万流。今乔家既求好于主公,乔家之女,主公何妨取,用之便可?”<br><br>后来,魏劭终于知道了,自己打自己的脸,疼,真特马的疼。<br><br>小乔篇:<br>嗯,男人确实都是贱骨头。皇帝老子也一样。<br><br>……<br>架空,仿东汉末年军阀混战背景,部分人设参历史人物原型,或拆零散或糅杂。考据免,谢绝扒榜。<br>此小乔非三国里的小乔,只是觉得顺而且好听,所以借用了。<br>女主只负责美美美,除此没有闪光点,别找。<br><br><br></FONT><br></fieldset><br><br>
海上华亭 海上华亭
作者:蓬莱客
简介:
    前朝名臣孙女孟兰亭家道中落,南下投未婚夫,偶遇冯恪之。<br>冯恪之在家排行老九,前头八个都是姐姐。他出生后,算命的说他额广人中阔,乃不求福,福却自来的好相貌,冯家放了三天炮仗,门口摆了三天流水席,老冯请来大儒,给儿子取字“引翼”——字出“有冯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殷殷之情,可见一斑。<br>可惜这孩子养歪了,长大后,成了十里洋场有名的小九爷,那是真的爷。<br>小九爷看着孟兰亭,等她从雪地里走了过去,朝边上人挑了挑眉锋:“去,把这女的给我弄过来。”<br>……<br>海上华亭,双鹤矫矫。<br>你以颈血书轩辕,我将柔情尽付君。<br><br>(全架空,不涉历史人物,纯属虚构。)<br>(HE,日更或者隔日更。)<br><br><br><br>
逞骄 逞骄
作者:蓬莱客
简介:
    叙府保宁县里天德药材行的女大掌柜叶云锦生下一个遗腹女,寡妇当家,膝下无子,为免被人当成绝户觊觎家财,生性好强的叶云锦一咬牙,把闺女当成小子养。长到十几岁后,考虑西医有前途,还让去了省城的医校念书。闺女大了,少女怀春,想和白脸的留洋男学生恋爱,闹着恢复女儿身。叶云锦不点头,闺女出了点意外。女主苏醒,发现自己成了民国初年这户人家里的女儿——假小子。她对这个身份挺满意的,决定就这么混下去了。11月2号开。立意:待定。
辟寒金 辟寒金
作者:蓬莱客
简介:
    不服辟寒金,哪得帝王心?<br>不服辟寒钿,哪得帝王怜?<br>……<br>河西节度使谢长庚娶了长沙王王女慕扶兰。<br>新婚夜,连新妇长什么样都没看清的谢长庚,在大半年后终于回了家,却发现她已回了娘家。<br>虽然非常不满,但他只能追了过去。<br><br>(女重生。)<br><br>入V通知:明天1月30日入V。谢谢。
长宁将军 长宁将军
作者:蓬莱客
简介:
    (摄政王&女将军) …… 姜含元十三岁的时候,在父亲的军营里,第一次见到了那个表字为谨美的男子。彼时,少年安乐王代天子抚边犒军。银钩光寒间,笑尽杯酒;弓衣纵白马,惊破了黄沙塞外的霜晓天。 很多年过去了,久远到姜含元已忘记那个深秋了,有一天,她被告知,他向她的父亲求亲,意欲娶她为妻。此时,他已是京阙中的那位摄政王了,高坐辅佐,权倾朝野。她愿做他马前卒,为他平山填海,开疆拓土,虽死而无悔。然而,除了她自己,这世间,不会再有第二人知,那个快马追风弓声惊鸿的边塞深秋的清早,也曾是她为少女时的全部荒凉梦境中的一抹亮色。不会有。这一辈子,再不会有。她和自己说道。立意:笑对人生,迎难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