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包网 > 跨物种相亲 > 第10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包网] https://www.ebook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这段小插曲之后,白玉狸觉得自己在家越发没有“地位”,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容身之处”了。

    大概是崇思睿开始意识到温皓雪是“具有羞耻心的人类”,又或者是温皓雪自己与崇思睿提出了不想在白玉狸在家的时候做那个事情,崇思睿便建议:“那在隔音屋里做怎么样?”

    隔音屋原本就是为这件事情而设计的。

    可是隔音屋在高处,狭窄又阴暗,实在不适合温皓雪。

    温皓雪自己也更倾向于在主卧室的双人床上做,崇思睿便开始经常问白玉狸怎么不去上学、怎么不去找参加社区矫正、怎么不去找紫彪儿学猫族必修王八拳,这么一来二去的,白玉狸就不免生出了“这个家已经容不下我这只小喵喵”的错觉了。

    白玉狸宁愿没事在外面晃悠也不爱在家里蹲着了。

    白玉狸偶尔也能听到崇思睿和讨论什么“和平制药”的问题,大概是因为他听到这些,今天以猫形闲逛的时候就不自觉地逛到了和平制药公司附近。

    同样在和平制药附近的还有思无的的朋友飞妖。

    飞妖盘算了一下,觉得凭借自己要潜入去实属不易。

    “为什么我不能更柔韧一些呢?”飞妖看着排气扇长吁短叹,想着,“如果我是液体,那就好了……”

    当他这么感慨着的时候,就看到了在楼顶闲逛的猫形白玉狸了。

    “诶,猫不就是液体吗?”飞妖突发奇想,“如果是他的话就可以从排气道进去了吧?”

    飞妖便降落到白玉狸身旁,这让白玉狸非常警惕。白玉狸看着身上长俩大翅膀的妖怪,心里特别忐忑:“你谁啊?”

    飞妖笑道:“你看看我”说着,飞妖表演了一下头颅在脖子上旋转360度的绝技,并笑道:“你明白我是什么了吗?”

    “你是鬼上身吗?”白玉狸悚然地想起了欧美恐怖片的情节。

    飞妖气愤地说:“我是猫头鹰!”

    白玉狸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奇地说:“猫头鹰是鹰吗?”

    “不是。”飞妖回答。

    “那猫头鹰是猫吗?”白玉狸问。

    “不是。”飞妖回答。

    白玉狸顿时嫌弃:“你们这是什么物种啊,起名字都是蹭别人家的热度。”

    飞妖被白玉狸这几句话气得差点想打猫,冷笑着用爪子在地上写了个“鸱”两个字,说:“其实我是这个啦,你认识怎么读吗?”

    连“处处闻啼鸟”都差点没认全的白玉狸看着“鸱”两个字,脑袋都涨了:“是……是读‘嘀嚎’吗?”

    飞妖一脸鄙夷地说:“这个读chī xiāo。看吧,我们叫‘猫头鹰’是为了照顾你们这种文盲。”

    白玉狸便惭愧起来:“原来如此啊……”

    飞妖又笑道:“听说你是这儿的扛把子?”

    白玉狸摇了摇毛茸茸的脑袋:“不是、不是……当扛把子要蹲局子的。”他已经被“教化”得有心理阴影了。

    飞妖装作一脸苦恼地说:“哎!那太可惜了,我有个朋友被和平制药害了,还以为可以找您大哥帮个忙呢!”

    白玉狸闻言便义愤填膺起来:“又是这个垃圾公司?害妖不浅啊!行,我现在带你去非人科报案!”

    飞妖大惊,心想:他的法制意识那么强的吗?谁跟我说他是“冲动暴力、无法无天扛把子”的?

    白玉狸劝说:“走啊,报案啊!我认识人嗯,我认识狗,咱们去报案。”

    飞妖便顺口胡扯道:“我报过案了,他们说我没有证据……而且我的朋友中了他们公司研发的不知什么破药,危在旦夕了,等非人科一套程序走下来呀,买棺材都来不及了。我就想着进去顺个解药,本来想着从排气口进去的,结果我试了几次都不行。”

    “啊?不行吗?”白玉狸颇为同情地看着飞妖。

    飞妖看着满脸写着关心的小猫,心想:那起码资料上写的“讲义气”“心肠好”还是真的。

    于是,飞妖便化为猫头鹰的原形,俯冲进排气口,果断撞墙,引得白玉狸同情心暴涨。飞妖被撞到头之后,又作势要再冲进去一次,白玉狸便拦着他:“你傻呀?这个口那么小,你怎么进得去呢?”

    飞妖问道:“那你说怎么办?我不能看着我的朋友病危啊!”说着,飞妖还挤出了两滴眼泪。

    白玉狸大为不忍,且他天性又爱出头,便用白爪子拍了拍白胸脯,说:“交给我吧!”

    飞妖赶紧把地图和药物的标签、编号给白玉狸看了。白玉狸麻溜地钻进了大楼,同时,飞妖又化作人形,拿出了他一套高科技仪器,黑进安保系统,为白玉狸保驾护航。

    原本,飞妖还担心白玉狸脑袋那么小、看起来也蠢蠢的,会在路上出岔子,没想到白玉狸还是挺有两把刷子的又或者说,潜行是猫科的天生神技吧。

    白玉狸按照飞妖指示的道路进了实验室。现在正是午休时期,实验室没有旁人,而实验室的门锁也被飞妖用技术给开了。白玉狸顺利地叼了药瓶,从通风口出来。

    飞妖在大楼的后巷里接应了白玉狸,大喜地说:“太感谢了!”

    白玉狸却道:“行了,现在带我去见你朋友吧。”

    “什么?”飞妖怔了怔,“你要见他?”

    “肯定的呀,也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啊。”白玉狸回答得理所当然。

    “不、不用了。”飞妖摆摆手,“你把药给我吧,这就够了。”

    白玉狸却狐疑起来:“你是不是骗我的呀?”

    飞妖一跺脚:怎么突然又聪明起来了?

    飞妖便说:“我飞比较快啊,他危在旦夕,等不了那么久的。”

    白玉狸说:“那你背着我去不行么?我很轻的。”

    飞妖见白玉狸已起了疑心,也不跟他掰扯了,直接上手要抢。这可算是“暴露”了,白玉狸立即明白过来自己被骗了,直接跳起说:“老子妈的挠不死你!”飞妖也跳起来:“就是挠不死!”

    因为巷子比较狭窄,飞妖施展不开,被灵活的白玉狸挠了几道口子。飞妖便化回原形,以鸱的体型与白玉狸搏斗。他的爪子也相当锐利,而且占据了能高速飞翔的优势,很快就占据上风了。

    而且,抢夺地上的东西本就是猫头鹰的必修技能。

    鸱很快就趁白玉狸不备,用钩子一样的爪扣住了白玉狸叼着的药瓶。白玉狸哪里肯放松,直接上爪子扒住鸱的爪子。

    鸱吃痛骂道:“你再挠我,我就认真对你动手啦!”

    白玉狸当然是不听警告的,反而把鸱的毛都薅下来好几根。

    鸱的火气也上来了,用利钩一样的爪子刺向白玉狸的眼睛!

    嘭

    一声惨叫。

    在白玉狸被伤害之前,鸱身中子弹,惨叫一声,便扑腾着翅膀快速离去了。

    白玉狸叼着药瓶,定睛一看,见到巷子里走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男人手里还拿着一把枪是他刚刚射击了鸱啊。

    “咪咪……”白玉狸叼着药瓶,嘴里的发音含糊不清。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就是栖梧桐。

    栖梧桐和白玉狸一起找崇思睿说明情况了。栖梧桐表明自己也在调查和平制药,在附近却发现了白玉狸与鸱缠斗,因此出手帮助了白玉狸。

    崇思睿却说:“可是你根本不认识白玉狸,也不认识那个鸱吧?你怎么判断谁是好人呢?”

    “我也不懂。但是我看鸱好像是在抢猫的东西,”栖梧桐分析说,“再说了,看起来比较可爱的那一方应该是正义的吧。”

    看到一只漂亮的猫儿即将被戳眼,谁能忍心不出手呢?

    “况且,”栖梧桐说,“我的子弹不会对他构成真正的伤害。他很快就能自愈了。”

    鸱长得比较丑,得自认倒霉,就算能够自愈,但中弹的疼痛可不是假的。他回到巢穴,思无便帮他把子弹从皮肉里取出来,又惊讶地说:“这个子弹在变小。”

    “是吗?”鸱问道,“这么神奇吗?”

    “似乎最终会自己消失,就算不取出来也没关系。”思无判断。

    刚刚被“刮骨疗伤”了三十分钟的鸱一脸懵圈:“什么?我刚刚的刀白挨了吗?”

    思无说:“这就很有趣了。”

    鸱骂道:“哪儿有趣了?我为了拿那个破药,都中弹了!而且还是被个普通的人类所伤!这多尴尬!”

    思无却道:“说不定不是普通的人类呢?我看这个子弹结构很特殊,好像是针对妖类研究的。”

    鸱闻言更愤怒:“你看,这个人类必然是无比可恶的!还专门研发攻击妖类的武器!一定是和和平制药那帮垃圾有关系的人渣!我可是为了帮你才受的伤!难道你不应该帮我出一口恶气吗?”

    思无见鸱如此恼怒,便也跟着拍桌子:“是!人渣!我帮你揍死他!”

    鸱伤势很快自愈,且他天生侦查能力强,便很快找到了当初“暗算”他的栖梧桐了。栖梧桐易容改面,白天在一家便利店里打工,表现得像普通人一样。鸱蹲到了栖梧桐,立即就联系了思无:“快来!”

    思无来得也很快,看着猫头鹰缩头缩脑的在巷子里,便说:“怎么了?”

    猫头鹰指了指巷口对着的便利店,说:“待会儿下班的那个店员,就是我的仇家!”

    “行,”思无很有义气,拍着胸口说,“我马上帮你揍死他!”

    栖梧桐也确实按时下班了,换上了便服就从便利店里走了出来。鸱指着说:“看!就是他!快!打他啊!”

    栖梧桐的出现就像是一道天雷,轰隆劈中了思无的天灵盖。

    好像是劈坏了的电器一样,思无动也不动的。

    鸱见思无好像宕机了一样,便啄了啄思无的脑袋。

    思无吃痛清醒过来,转过头对鸱说:“是不是你自己不小心撞人家子弹上啊?”

    “?”鸱懵圈了。

    此时,栖梧桐已走向了巷子。

    思无唯恐栖梧桐看见了鸱、同时又怕鸱冲上去袭击栖梧桐,他便毅然决然地将鸱塞进了冷巷的垃圾桶。

    “??”鸱真的懵圈了。

    栖梧桐径自走过了,虽然看到蹲在垃圾桶旁边的思无感到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瞥了一眼,便快步离去。

    栖梧桐走了之后,鸱才从垃圾桶来飞出来,气愤不已的他想啄思无的头,讨个说法,却发现思无蹲在地上,颤抖着肩膀哭了……

    “???”鸱是真的、真的懵圈了。

    “啊……咱,咱不打他了,还不行么?”鸱虽然不明就里,还是强行劝慰,“快乐一点嘛,便利店的薯片在打折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