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包网 >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 > 番外三 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包网] https://www.ebook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于秦卿的事情毕竟不方便随便同人说。而自己已经有了对象应该也不是可以随意公之于众的事。

    于是袁闻语特地在后台找了个安全的角落,拿着电话模棱两可解释。

    “我和秦缘什么都没有,真的,我已经……呃,找到真爱了。”

    章醒沉默了一会:“你他妈再说一遍?”

    那之后又是一通批评教育。

    道理其实袁闻语都懂,但试问又有谁能拒绝如此可爱的小猫咪呢。反正也不可能分手,被骂两句根本不痛不痒。

    袁闻语对着电话信誓旦旦保证,绝对不会像秦缘那样突然公开恋情,日常也一定会多加注意不被人发现。

    其实他心里对于秦缘和曲越多少是有点羡慕的。但秦卿确实太过于特殊了,这份感情的甜蜜很难同外人分享。

    他一边讲这话一边心绪万千,一不留神,撞上了从拐角另一面提着水桶突然出现的清洁工。

    眼见清洁阿姨慌乱不已,袁闻语心下不忍又自认也有一部分责任,于是主动接过了锅,跑去找工作人员认错问能不能换一套衣服。

    那桶水不太干净,工作人员干脆让他去冲了个澡。

    等他重新搞定一切,在节目正式开始前的后台又见到了变作秦缘模样的秦卿,刚想上去打声招呼,对方不知为何突然变了脸色.

    作为整档节目最后一次公演,排场不同往日,而且还是现场直播。

    在数万名观众的包围下,袁闻语站在台上对着台下无数光点挥手致意,努力微笑,心神不宁。

    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后,他整个人都被紧张情绪填充了。这舞台的候场区空间逼仄,虽然秦卿方才刻意和他站在了对角,但看其神情应该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可一直到了必须上台的时间,袁闻语都完全没机会去找到一些能够遮掩自己身上气味的东西。在他作为导师入座以后,紧接着上台的就是本场演出的特邀嘉宾了。

    秦卿面色明显不对劲。

    他脸颊潮红,呼吸急促,表情僵硬,面对主持人的问话答得牛头不对马嘴,走路时脚步蹒跚跌跌撞撞。

    这舞台露天且空旷,还隐隐有微风吹过。可主办方偏偏刻意把“秦缘”的位置安排在了曲越附近。而曲越在最后一轮里依旧选择了近来私下相处十分融洽的袁闻语作为导师。

    于是最终秦卿的入座位置就在距离袁闻语不到一米的地方,甚至还处于下风口。原本以为可以驱散气息的微风反而成了把猫薄荷味送到秦卿鼻子底下的最佳工具。

    更要命的是,作为导师上台演出过后,袁闻语因为大量运动,出了一身的汗。这无疑会让他身上那特殊的猫薄荷香变得更浓郁。

    当他重新回到自己座位时刻意看了一眼秦卿,接着心都揪了。他可怜的小猫咪,正愣愣看着他,红霞满面神情呆滞胸口不自然地起伏。

    袁闻语觉得就秦卿现在状态,立刻跳起来扑到自己身上都不奇怪。

    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坚持住没有当众失态。

    袁闻语着急又心疼,坐立难安,于是控制不住自己不断侧过头去看。而每一次,他们都会对视。

    秦卿的视线一直黏在他身上,没掉过。

    甚至当主持人在台上叫到秦缘的名字时,他都没有半分反应。摄像机顺势往下扫,大屏幕上出现的面容带着不自然的红潮,额头上还微微出着汗。

    “他今天身体不太舒服,”也同样坐在他附近的曲越斜过身子挡在了他面前遮住了大半的镜头,“早上还在发烧,所以有点傻了。你们让他缓缓吧。”

    秦卿还是盯着袁闻语,一动不动。而同样被镜头带到的袁闻语在一旁猛点头。

    画面迷之尴尬。为了避免直播事故,主持人赶紧主动带过了话题,换了个互动对象.

    按照节目流程,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在所有学员表演结束投票通道关闭进入最终计票环节时,秦缘将会作为嘉宾上台表演。

    但从秦卿现在的模样来看,可能一分半钟后就会彻底理智崩溃。

    袁闻语在第N次回头时,发现他正偷偷用指甲扣自己的手。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几乎快要抑制不住冲动,他的双手在十分明显地颤抖。

    袁闻语没有发声,用口型轻轻唤了遍他的名字:“卿卿?”

    一直浑身僵硬只有胸口不断起伏的秦卿突然有了反应。他用力咬住了嘴唇,眼眶一红,看起来几乎快要哭了。

    看着那双泛着水汽的眼睛,袁闻语有错觉自己听见了他压抑在嗓间的轻声呜咽。

    怎么办呢,他的秦卿因为他的缘故正在经历难以想象的折磨。

    这世上只剩一个人能帮得了他了。

    袁闻语皱着眉,在短暂的犹豫过后做出了决定。

    “我带他去后台,”他靠在曲越耳边小声叮嘱,“要是有人问起,就说他身体不舒服下去休息。我……我也不舒服。”

    这理由十分牵强,但暂时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毕竟曲越本身马上就要准备他的演出,实在不方便走开.

    袁闻语是趁着灯光彻底熄灭时把秦卿带走的。

    他原本还担心秦卿在这样的状态下会有些难以沟通,但实际当他在一片漆黑中伸出手去,才刚接触到秦卿的手指尖,就立刻被对方回握住了。接着,他站起身来偷偷猫着腰往员工通道走,他身后的秦卿也一言不发跟着。

    秦卿没说话,但一直在发出声音。

    袁闻语几乎就要怀疑是自己心理因素作祟,才会觉得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下那一声声撞进他心底的呼吸声确实全都来自于紧紧跟随在他身后的那个人。

    他们原本就坐在舞台边缘,通道也不过五米左右的距离。在灯光再次亮起以前,袁闻语已经牵着他脱离了所有人的视线。

    “卿卿你还……”

    袁闻语在说话的同时回过头,末尾的两个字被彻底融化在了对方的唇舌之间。

    秦卿应该已经变回了自己原本的模样。之所以能分辨出来,是因为袁闻语发现他似乎在努力踮着脚尖。

    在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的地方接吻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但袁闻语别无选择。

    秦卿的手攀着他的肩膀,手指按得他隐隐作痛。他在努力迎合对方狂热亲吻的同时隐约听见了一些类似呜咽的声音。那声音柔软无比,与它主人急躁而不得章法甚至显得有些粗鲁的动作截然不同,带着一些楚楚可怜,像是在小心翼翼地求欢。

    他的小猫想要他,想得快疯了.

    袁闻语连哄带骗,一边亲他一边往后推,用了好几分钟才把这个几乎挂在他身上的家伙弄到了更安全的地方。走廊的拐角处有一个房间,里面堆满了杂物,眼下应该不会有人进出。

    在关上门的瞬间,袁闻语隐约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人,正在朝这个房间的方向看过来。

    那人轮廓隐约有几分熟悉。袁闻语认不清面容,但记得那身衣服,似乎是秦缘的助理。“秦缘”突然从舞台边消失,她有可能是前来寻找的。

    袁闻语还没来得及为此头痛,就被他饥渴的小猫咪扑倒在了地上。

    秦卿趴坐在他身上,十分夸张地喘着气,每一声呼吸都带着细小的呻吟。只可惜这儿没有开灯,光线过于昏暗,几乎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

    眼看他就要伸手撕自己身上的衣物,袁闻语赶紧出声安抚。

    “卿卿乖,别激动,冷静一点……”

    他努力坐起身,伸手抱住了他的小猫咪,然后顺着他的头顶一点点向下抚摸。他的手经过秦卿的后颈,再到背脊,拂过腰际,最后停留在他的尾椎骨。一次,两次,三次。在这样的温柔安抚下,秦卿似乎真的平静了些许。袁闻语微微侧过头,见他似乎已经眯起了眼。

    但他的身体依旧在止不住地微微颤动。

    “你待会还要上台,”袁闻语贴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别太乱来。”

    秦卿摇头,接着又吸了吸鼻子。他用力搂住了袁闻语的肩膀,终于顺利吐出了今夜第一个完整的句子。

    “我要死了,”他说,“救救我。”.

    舞台上的音乐声还不够响亮,在隔着数道墙壁后已经无法掩盖住秦卿那有些放肆的声音。

    但好在在他不断自己摆动腰部的同时依旧享受来自袁闻语的亲吻。那些甜蜜又张扬的声音最后又全化在了两人交融的唇齿间,变得绵软而又黏腻。

    整个屋子里的空气都变得如同他怀里的人一样水润。

    不远处随着音乐的停止掌声如潮水般响起,但袁闻语觉得现在的秦卿一定完全听不见。他只对自己有反应。袁闻语在他耳边唤他的名字,再小声都能引来他的阵阵颤栗。

    如果可以,袁闻语愿意在这样美好的享受中度过一整夜。可惜现实并不允许.

    在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被袁闻语的气味浸了个透以后,秦卿终于回复了些许理智。但也就像之前每一次放纵过后那样,他开始控制不住的犯困。

    幸运的是,当袁闻语打开这间杂物间的灯后,从角落的架子上找到了半瓶风油精。

    “我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袁闻语在被辣的泪流不止后小心翼翼为自己申诉。

    秦卿没吭声。

    他闭着眼,把头靠在袁闻语的肩膀上,试图努力调整自己呼吸的节奏。

    “……别生我的气好不好?”袁闻语又说。

    秦卿终于开口,声音特别小,语气委屈极了。

    “我什么时候真的生过你的气啊。”他说.

    一直到上台前,他的腿都还在颤抖。

    最终的表演效果自然要比练习时的最佳状态差了些许。但好在曲越方才提前做了铺垫,主持人大加赞赏他带病出演依旧让人惊艳,台下也是掌声连连。

    台下也同样鼓着掌的袁闻语心中很是惭愧。

    他自然是对不起秦卿的。他的小猫咪如此认真练习,最后竟因为这种事效果打了折扣,想想就心疼。

    还有点儿对不起秦缘,毕竟秦卿今天这一通诡异表现,最后全会被算在他的头上。

    其实还对不起曲越。这兄弟刚才在秦缘模样的秦卿颤颤巍巍走上台时,嘴里轻轻啧了一声。

    “我知道不是本人,但感觉真的很奇怪,”他对着袁闻语抱怨,“老兄你做事能不能靠点谱?”

    袁闻语默默点头.

    这回是真的绝对没有下次了,从今以后他要把香水瓶子挂在脖子上以备不时之需。

    袁闻语痛定思痛,暗暗在心里与自己约法三章,争取以后再也不给秦卿添麻烦。

    总不能还没来得及好好宠爱他的小猫咪,就先被猫咪给宠坏了吧。

    作者有话说

    周言:……秦先生我想辞职。

    秦缘:????????.

    这个系列的番外结束啦!

    其实这个剧情是我原本设想中的掉马桥段。大致就是袁闻语误以为自己被甩了以后肥肠伤心,也不喷香水了,结果在表演当天撞上了试图“趁虚而入”的卿卿。

    虽然因为各种原因废弃了不过还是想写一写(๑ ̄ ꇴ  ̄๑)

    以后如果想到有趣的梗还会有随机番外掉落,但更新重点暂时放在隔壁那篇ABO了。

    点一下关注好不好鸭!

    PS、看了这篇文想养猫的朋友请一定一定一定要慎重,充分了解过确定自己可以胜任再下手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