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包网 > 我从小就喜欢你 > 第10次喜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包网] https://www.ebook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简止言右手扣在姜水水脑后,左手环着她的肩膀,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

    简止言什么都没说,但这举动,却是在安慰姜水水。

    姜水水没有哭出声,也没有说委屈,只是默默的抱了他好几分钟。

    良久,缓和过来的姜水水微微松开手臂,然后仰起头看着他。

    简止言垂眸,她的眼睛红红的,像小兔子一样,睫毛上还有一丝丝湿润。

    “好了?”简止言勾唇,眉眼带着一抹温柔。

    姜水水微羞,脸上透着一抹粉红,“我没事。”

    她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姜水水有些嫌弃皱了下小鼻子,“真难听!”

    简止言莞尔,笑着揉揉她的头。

    姜水水侧目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妈耶!快到点了啊?完了完了!”

    姜水水嗖的一下从简止言的怀里退出来,就要往门口跑。

    简止言手疾眼快,一把拉住她,“你干什么去?”

    “回你家换衣服啊!”姜水水反手握住简止言的手,“都快来不及了,陈老师让我们早点回学校呢。”

    简止言哦了声,松开姜水水的手,脚上没有要动的意思。

    “咦?”姜水水眨眼,“你怎么不动了?”

    简止言道,“洗手间在哪儿?”

    姜水水下意识抬手指了方向,简止言便过去了。

    姜水水以为他是想去洗手间,但等了五分钟也没见他出来。

    姜水水踮着脚,小心翼翼的靠近洗手间的门。

    “简止言?”

    她声音很轻,有点不好意思。

    虽说这是在她家,可简止言毕竟是第一次上门。

    他去洗手间她在门外喊名字,姜水水突然觉得此刻的自己,像个变.态.偷.窥.狂一样...

    洗手间里依旧没有动静。

    姜水水更靠近一些,侧着脑袋,将耳朵贴在门板上。

    里面似有若无的传出来哗啦啦水声。

    姜水水咬着下唇,抬手轻轻敲了一下,“简止言?简公子?”

    水声停了。

    但姜水水听的不真切。

    姜水水小声嘀咕着,“真是讨厌,我家里的门为什么隔音这么好?”

    门:怪我咯~~~

    正当姜水水全神贯注听着洗手间动静的时候,咔哒一声,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猝不及防,姜水水向前扑去。

    “啊!”

    惊叫过后,想象中的趴在地上摔疼的感觉,并没有出现。

    姜水水紧紧闭着眼睛,整个人的感觉,似乎是靠在了很温暖的东西上面。

    姜水水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手下不仅有温度,还很细腻,手指戳戳,好像还硬邦邦的。

    “姜、水、水、你、还、想、摸、多、久!”

    咬牙切齿的声音,嗯...很像简止言。

    简止言?

    姜水水猛的睁开眼睛,还真是他。

    姜水水忽然发现,她现在是整个人趴在简止言身上的。

    而简止言,此刻赤.裸着上身,一手拎着衣服,一手拿着她的吹风机,她的手正好扒在他胸.口上!

    “妈呀!”姜水水立刻躲开,连连后退,险些摔倒。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姜水水!刚刚居然占了简公子的便宜!她她她她...她摸了简公子的胸.口!

    太尴尬了!

    姜水水低着头,目光在地上来回打量。

    简止言见此,冷哼一声,“找地缝呢?”

    “你怎么知道?”姜水水抬眸,眼中是讨好的笑,“嘿嘿,我家是整块地面,我找不到地缝钻进去呀~”

    “哼!”简公子瞥了姜水水一眼,从洗手间出来走向沙发。

    姜水水趿拉着拖鞋,跟在简止言身后侧,像个小尾巴一样,“你要干嘛呀?用吹风机吹干衣服吗?”

    简止言坐下,插头插.进插座,淡淡道,“小傻子。”

    “你才小傻子!”姜水水发誓,这真的是下意识反驳,是她的身体记忆反应没有经过大脑批准,直接脱口而出的话。

    简止言把衣服摊在自己腿上,打开吹风筒开关,客厅里顿时响起吹风机的声音。

    姜水水局促的站在简止言对面,她怎么觉得这里像是简止言的家?

    姜水水想,她不能这么被动。

    这般想着,她搬了个小板凳坐在简止言对面,双.腿曲起,手肘交叉搭在腿上,下巴抵在胳膊上,歪着头,看着对面的他浅笑。

    最开始两分钟简止言还能保持淡定。

    但时间长了,简止言受不了。

    简止言抿唇,吹风机档位调小一点,“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看着我?”

    “我怎么看着你了?”姜水水弯唇,“我只是喜欢目视前方而已。”

    “前方有什么?”简止言看似随口一问,但握着吹风筒的手,却是收紧了些。

    姜水水想了下,看着简止言很认真道,“前面有光,还有我的方向。”

    良久,简止言没有回答。

    当然,姜水水也没有指望简止言会接她的话。

    客厅里很安静,只有吹风机的声音呜呜作响,似是在回应窗外的狂风暴雨。

    姜水水看了简止言一会儿,这才起身走向窗户。

    雨水打在窗户上,噼里啪啦作响。

    姜水水“咦”了一声,“简公子,我怎么觉得雨水里带着冰雹?”

    “冰雹?”简止言错愕,“明市居然会下冰雹?”

    “是呀!我也觉得很奇怪诶。”姜水水回身对简止言招招手,“你来看看。”

    简止言闻言,放下衣服,关上吹风筒开关,走了过去,站在姜水水身后。

    简止言伸出一条手臂在姜水水面前的窗户上擦了两下,然后五指便按在窗户上,仿若是在借力。

    姜水水被简止言从身后包围,只感觉简止言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而来将她团团围住。

    “嗯?”低沉的嗓音从她耳旁响起,姜水水一阵燥.热。

    简止言微微凑近一些姜水水,目光微斜,看着她越来越红的小耳朵,无声浅笑。

    “还真是下冰雹了,真少见。”

    “什么少见?根本是从来没有过才对。”姜水水很刻意的转移话题,“我看这天色不太好啊,雨势一点减小的意思都没有,我们怎么回学校?”

    “恩。”

    姜水水仰头,刚好看见他微微凸起的喉结,目光再往上,是他的下巴和微微抿起的红.唇。

    姜水水目光忽而迷离,手指不自觉伸过去,想要碰一下他的嘴唇。

    姜水水看着自己的指尖慢慢伸向简止言,却在马上就要碰到的时候,被简止言睨了一眼。

    “呃呃呃呃...”姜水水讪笑着收回手,“我保证,我没有想要占你便宜的意思,真的。”

    才怪!

    简止言嗤笑一声,扭头就走。

    “小傻子。”淡淡的带着打趣的声音传进姜水水耳朵里,姜水水真是恨不得现在立刻刨个地缝钻进去。

    简止言摸了摸衣服,虽然还有些潮湿,但已经好了许多。

    简止言穿上衣服,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陈老师您好,我是简止言。”

    姜水水:???

    姜水水用口型无声的问他,‘陈老师吗?’

    简止言点头,侧过身,“对,雨势太大了。”

    “这样啊,哦,我没关系的,只是姜水水家里这边,有些不太好。”

    “恩,恩,好的,谢谢陈老师,我会转告姜水水的,陈老师放心。”

    “好,陈老师再见。”

    简止言没说几句话便挂断电话。

    姜水水连忙凑过去,“你给陈老师打电话干嘛?陈老师让你转告我什么啊?”

    简止言转身,一根手指抵在姜水水额头上,指尖用力把她推开些,“我本来想打电话请假不回去了,正好陈老师也打算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不用过去了。”

    “啊?为什么啊?”

    简止言被姜水水气笑,“你刚刚不是还嫌雨势太大,很难出门回学校吗?”

    姜水水点头,“是啊。”

    “陈老师说,因为雨势太大,所以今天学校下午的课会取消,早些放学。”

    姜水水乐了,“这么好,嘿嘿,那就不用去学校了。”

    简止言点头,恩了一声。

    “那你...”姜水水小心翼翼看了简止言一眼,“我先说好,我不是赶你哦!学校已经因为大雨提前放学,你怎么回家啊?”

    简止言笑,“等雨小一点吧,我再走。”

    “袄...”姜水水想了下,“那你等等我,我去换一下衣服。”

    “恩。”

    姜水水扭头往房间走去,然后关上门。

    简止言坐在沙发上,目光在姜水水家里打量。

    进门的时候,鞋柜里只有她一个人的鞋。

    去洗手间的时候,毛巾,牙刷,护肤品之类的,都只有她一个人的。

    客厅里的桌子上,扣着一个水杯,就连他现在坐着的沙发上,也只有一个靠枕。

    所有的一切,都表示着姜水水是一个人居住在这间房子里。

    简止言抿唇。

    她一个女孩子单独居住,打雷下雨又或者是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不会害怕吗?

    早上起床只有满室的寂静,晚上回来也是一个人吃饭,不会孤单吗?

    简止言现在有满心的疑问想要问姜水水。

    可一想到她刚才默默哭的那么委屈,简止言又不敢问出口,生怕碰到姜水水心里的伤。

    简止言双手交握,微微垂眸。

    几分钟后,姜水水房门打开。

    她从里面出来,除却换了一身衣服以外,手上还拿着另一套衣服。

    姜水水走到简止言面前,把衣服递给他,“喏,你换上吧。”

    简止言面无表情:“......”

    她怕是疯了吧...换她的衣服???

    作者有话要说:

    软糖:简公子这衣服,换还是不换呢?

    -

    感谢曈昽投掷地雷*1,给你一把小花~~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