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包网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十八章 人质要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包网] https://www.ebook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人拍出的两掌,劲道十足,让两名身材魁梧的侍卫都倒飞出去数米开外,最恐怖的是,如此强劲力道的两掌,竟然可以不伤人,甚至都让人感觉不到疼痛感。

  两名坐在地上的侍卫缓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了一眼,又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胸口,当真是毫无痛感。

  两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对面的灰衣人,缓缓站起身形。

  随着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又有数名侍卫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不用发问,只看刘章如临大敌的表情,便可判断出来,对面的灰衣人是敌人。

  众侍卫纷纷断喝一声,提着佩剑,一并向灰衣人冲杀过去。

  快到他近前的时候,侍卫们突然分散开来,有的人弹跳而起,剑刺灰衣人的面门、左右两侧的太阳穴,有的人剑击他的胸口、左右双肋,还有的人专攻他的下盘。

  数名侍卫,顷刻之间在灰衣人的四周形成一张攻击网,把他团团包裹在其中。

  面对这样的攻击,任谁都会手忙脚乱,而灰衣人确是不慌不忙,依旧是背着手,只单脚一蹬地面,人已弹跳而起。

  他在空中,连续拍出三掌,三名身在空中的侍卫,就觉得眼前一花,一股强劲的力道席卷而来,撞在自己的胸口上。

  三名侍卫,齐齐惊叫出声,向后倒飞出去。

  灰衣人落地,将迎面而来的剑锋用双指夹住,也没看他用力,只左右一晃,就听叮叮两声,空中乍现出两团火星子,由他左右袭来的双剑齐被挡开。

  紧接着,他又连续拍出三章,和刚才一样,他周围的三名侍卫齐齐尖叫着倒飞出去,一个个摔出好远,噗通通的落在地上,又摔出一流滚。

  他身形一晃,闪到一名侍卫的身侧,并未出手,只是用肩膀横撞了一下,那名侍卫身子便横飞出去,与一旁的同伴撞到一起,摔滚成一团。

  八名侍卫,就这一眨眼的工夫,在灰衣人的身边一股脑的飞出。

  人们摔出去好远,在地上翻滚得狼狈不堪,但无一例外,人们身上都是一点伤没有。

  灰衣人不紧不慢地向刘章走去,震惊中的刘章回神,他猛然断喝一声,持剑向灰衣人攻出,一剑直取对方的胸膛。

  他快,灰衣人的速度更快,就听沙的一声,灰衣人的佩剑出鞘,树林中随之乍现一道寒光。

  耳轮中就听当啷,嗖,连续两声,刘章手中剑横飞出去,在空中打在旋,随着哚的一声,剑锋狠狠砍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上停止,剑柄嗡嗡的震颤个不停。

  刘章感觉自己持剑的手酥麻成一团,半条胳膊已然使不出力气,他又惊又骇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灰衣人,骇然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灰衣人将手中剑向前一递,剑刃几乎要贴在刘章的太阳穴上。

  他一字一顿地说道:“金丹!”

  说话之间,他手腕先是一翻,紧接着又一晃。

  就听嘭的一声,剑身拍打在刘章的头侧,后者就觉得脑袋嗡了一声,眼前一黑,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灰衣人向前一探手,将昏迷的刘章接住,单手抓着他的后脖领子,像拎小鸡似的单手提着他,身形一晃,向树林中闪去。

  与此同时,他的话音传出:“通知刘秀,若想救他侄儿的性命,就独自一人来冢岭山找我!三日之内,若我见不到他,自会将刘章小儿的首级奉上。”

  看到对方要把刘章掳走,在场的侍卫们吓得脸色顿变,人们纷纷端起弩机,对准灰衣人的背影,展开齐射。

  灰衣人淡然一笑,先是向后一挥剑,随着叮叮叮的声响,数支弩箭齐被弹开。

  接着,灰衣人一跃而起,单脚一蹬树干,人闪入茂盛的枝叶当中,只哗啦、呼啦几阵声响过后,再看树林,哪里还有灰衣人的身影?

  在场的侍卫们,不由自主地张大嘴巴,眼珠子瞪得溜圆,久久回不过来神。

  如此敏捷的身法,简直是见所未见。

  最关键的是,对方的手里可还提着一个大活人呢,刘章少说也得有一百五、六十斤重,可对方提着刘章,竟然轻若无物一般,这还是人吗?

  简直如半仙之体!刘章被劫持,这可不是件小事,护送刘章的侍卫们,留下大部分人漫山遍野的搜寻刘章,另有三人,骑快马赶到长安,向刘秀去报信。

  翌日晌午,报信的人终于抵达长安城,快马加鞭的前往未央宫,面见刘秀。

  此时,刘秀正在和连静姝下棋,虚英快步走进凉亭里,来到刘秀身侧,在他耳边低声细语说道:“陛下,太原王出事了,其手下侍从,正在宫外。”

  若是别的事,刘秀还不紧张,一听是刘章出事,刘秀立刻坐不住了。

  他腾的一下站起身形,对面的连静姝吓了一跳,急忙也跟着站起,呆呆地看着刘秀。

  刘秀面沉似水地说道:“静姝,你在这里稍候,我去去便回!”

  说着话,他迈步向凉亭外走去,同时说道:“将报信之侍从,带到承明殿见我。”

  “喏!”

  虚英躬身应了一声,快步而去。

  刘秀到了承明殿,坐在御座上,面无表情,眼中却散发出幽幽的寒芒。

  分别站立两旁的张昆和洛幽对视一眼,双双低垂下头,两人都能感受到刘秀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寒气,整个大殿,也处于低气压的氛围中。

  时间不长,虚英从外面带进来三名侍卫。

  为首的是一名军侯,后面的两位,都是屯长级别。

  三人进入大殿后,齐刷刷地屈膝跪地,向前叩首,声音颤抖着说道:“微……微臣参见陛下!”

  “都起来说话!”

  “微臣不敢!”

  军侯跪伏在地,身子哆嗦个不停。

  他们是保护太原王的侍卫,现在太原王被贼人掳走了,他们还好端端的安然无恙,这实在说不过去。

  刘秀也懒得废话,沉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了!”

  军侯把他们路经冢岭山,遭遇山匪,最后被山匪引入密林,遇到金丹的事,一五一十地讲述一遍。

  最后,军侯颤声说道:“那……那贼人自称金丹,武艺十分了得,我等……我等皆非他对手……”他话音未落,虚英怒声呵斥道:“你等现在还好端端的在这里呢!”

  你们不是对手?

  你们身上连点伤都没有,怎么就不是人家的对手了?

  你们和人家交过手了吗?

  那名军侯向前叩首,将当时打斗的情景仔仔细细地描述一番。

  他说道:“那贼人的出招,十分诡异,只推人,而不伤人。”

  另两名屯长连连点头,急声说道:“军侯大人所说属实,当时我等皆被贼人推开,但却没有受伤。”

  刘秀一怔,沉吟片刻,看向虚英。

  虚英若有所思,琢磨了半晌,缓声说道:“这说明,对方是对你们手下留情了,而且,对方对劲道的控制,已达化境,不仅能收发自如,还能随心所控。”

  在虚英的印象中,即便是一?琶抛疃ゼ兜淖谑Γ?参幢啬茏龅秸庵殖潭取

  稍顿,他眉头紧锁,问道:“你说,对方自称金丹?”

  “是的,那……那人贼人是说他叫金丹!”

  虚英转身看向刘秀,说道:“陛下,金丹可是道家高人,精通武艺、炼丹术,只是,金丹一直与世无争,不知这次为何会对太原王不利。”

  侍卫军侯说道:“贼人说,陛下……陛下若想救太原王,就需在三日内,独自……独自一人到……到冢岭山找他。”

  “万万不可!”

  虚英身子一震,急声说道:“陛下,金丹之武艺,非常人可比,对方显然是冲着陛下来的,陛下万万不可上当!”

  刘秀沉吟了一会,向三名侍卫挥挥手,说道:“你们先退下吧!”

  “是!陛下!”

  三名侍卫颤巍巍地站起身形,躬着身子,一步步地退出大殿。

  他们前脚刚离开,花非烟便从大殿的后身走了进来。

  她先是向刘秀福身施礼,然后开门见山地说道:“陛下,据非烟所知,金丹有个弟弟,名叫金潼。”

  听闻这话,刘秀、虚英、洛幽、张昆脸上一同闪过惊讶之色。

  金潼?

  金潼不就是不久前,潜入皇宫行刺的刺客吗?

  虚英啊了一声,恍然大悟道:“这样看来,金丹是来为他弟弟报仇的!”

  说着话,他看向刘秀,说道:“如此,陛下就更不能去冢岭山了!”

  金丹这个人的风评很不错,别的事,或许都还可以和他商量,但现在结下的是杀弟之仇,金丹不可能轻易善罢甘休。

  刘秀站起身形,说道:“金丹只给我三天的时间。”

  虚英急道:“陛下无论如何也不能去啊!”

  刘秀皱着眉头,说道:“我若不去,章儿凶多吉少。”

  大哥只留下章儿这么一个子嗣,唯一的骨血,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章儿有失,更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章儿落难不管。

  虚英低垂下头,低声说道:“陛下……”金丹的意图很明确,就是利用刘章,好把陛下引到冢岭山,为他的弟弟金潼报仇。

  陛下若是真去了,那不等于是自投罗网吗?

  更要命的是,金丹的武艺太高强,自己加上虚庭、虚飞,乃至再加上龙渊、龙准、龙孛,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刘秀在大殿里来回踱步,去,自然是九死一生,不去,侄儿性命难保。

  虚英沉默片刻,小声说道:“陛下,我可以给师门传书,请师父、师伯、师叔们出手相助。”

  大家同为修道之人,相互之间即便交情不深,但见面之后,总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刘秀想了想,缓缓摇头,表示不妥。

  先不说一?琶呕岵换岢鍪窒嘀??サニ凳奔渖暇筒辉市恚?刃橛⑿春檬樾牛?偷揭?琶诺氖掷铮?峙戮筒恢谷?炝耍』ǚ茄炭囱坌橛ⅲ?嫔??氐厮档溃骸胺茄桃簿醯茫?菹虏荒馨凑战鸬に档娜プ觥

  冢岭山地势复杂,山多林茂,陛下若独自前往,恐怕……凶多吉少!”

  倘若刘秀被金丹掳进山林,即便朝廷派几十万的京师军进入冢岭山,都难以搜寻,冢岭山实在太大了。

  刘秀看看花非烟,再瞧瞧虚英等人,沉默未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