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包网 > 亡国后我被敌国战神盯上了 > 第252章德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包网] https://www.ebook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胡悦悦也很愤慨,“这些人怎么能这样?还有那个姜首正也真是狭隘。”

  “哎,那你说怎么办?向晚小姐原本是好人,可在外面的名声毕竟不好。”

  “这件事情怎么能怨得了向晚小姐?”胡悦悦气的咬牙切齿。

  “当然不能怨向晚小姐,只是事实就是事实。”宋恬恬说。

  “我今日找悦悦小姐就想跟你说,让你替我保密,不要告诉向晚小姐,这也是我堂哥的意思。”

  “我还说要不还是找向晚小姐商量一下?”

  “别,别!”宋恬恬摇了摇头,“我堂哥有医术,不愁吃口饭。”

  胡悦悦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日阿公酒棚的客人便将宋恒打了杨子琦的事情在酒棚里讨论开来。

  “这位宋公子还真是讲义气,愣是没说自己与向晚小姐之间的关系。”一个客人说道。

  “那是讲义气嘛,那是觉得自己丢人,不好意思说而已。”另外一个客人说。

  荷花和水仙正在卖酒,听到对面议论宋恒的事情便竖起耳朵来听,很快就将事情听了个大概。

  荷花提着裙子冲上了山坡,她知道宋恒在沈向晚心中是何等重要的位置。

  “小姐,宋公子出事了。”荷花进来便说道。

  “出什么事情了?”沈向晚听到宋恒出事了,神色顿时凌然。

  “阿公酒棚里的那些客人议论说是昨日宋公子将杨子琦打了。”荷花说。

  “水木……”沈向晚丢下手中的茶杯,喊了一声。

  作为一个合格的四品带刀侍卫,水木马上明白了什么意思,去牵马套车。

  不大一会儿,沈向晚坐进了去京城马车里。

  “有谁知道,宋恒和杨子琦之间的事情说与我,这十两银子便是谁的。”马车走到阿公酒棚边停下来,沈向晚探出头,拿着一张十两的银票对那些客人说道。

  “我来说,我口才好。而且我是将整件事情全部过程都看在眼里的。”一个婆子兴奋的举着手,大喊道。

  其他人再想要吱声也不敢了,怕婆子撕了他们的嘴。

  于是婆子便坐在沈向晚马车旁的凳子上将杨子琦如何大闹太医院,宋恒如何打了杨子琦,两人又如何闹到府衙,然后宋恒被关到监狱的事情前后说了一遍。

  沈向晚听完眸色深深,将十两银票丢给婆子,让水木赶车,迅速赶到了京城。

  沈向晚先让水木将马车赶到了府衙。

  沈向晚去了府衙如去了自己家的后院,很快就把整个案件的过程了解的清清楚楚。

  随即她又去了太医院。

  “小姐,宋公子已经不在太医院,说是今天上半晌就离职了。”暖暖打探回来消息告诉沈向晚。

  沈向晚让水木赶着马车去了宋家成衣铺。

  “向晚小姐来了。”郭氏和送掌柜见到沈向晚笑着迎了上来。

  沈向晚面沉如水。

  宋掌柜和郭氏看到这样的沈向晚心突突的跳。都说这女孩子厉害,之前对他们是和颜悦色,今日恼着脸来,还真是令人害怕。

  “宋恒在哪里?”沈向晚问。

  “在他自己屋里呢。”郭氏回答。

  沈向晚直接进了后院,去了宋恒所住的房间。

  宋恬恬这边听说沈向晚过来,也走了过来。

  “向晚小姐……”宋恬恬看到沈向晚喊了一声。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沈向晚看到宋恬恬冷声问道。

  “我们担心向晚小姐知道会闹心。”宋恬恬声音有些切切,这样的沈向晚真的令人害怕。

  “伤心……”沈向晚哼了一声,“这点事情都值得我伤心我的心早就碎成一块一块,流成渣了。”

  宋恬恬想想也是,这可是曾经的公主。

  “向晚小姐我,我没事。”宋恒从屋里出来。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因为他无所事事,正在蒙头大睡。

  “你看看你这副德性,这像是没事的人吗?别人打了你,你就应该打回去。你这个样子像什么。

  在借酒浇愁,自甘堕落。”沈向晚看着宋恒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宋恒看沈向晚训他像训斥儿子一样,一声也不敢回。

  沈向晚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宋家成衣铺。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赶紧跟上呀。别把事情闹大了。”郭氏见宋恒愣在那里,便赶紧催促到。要说这脑子不会转弯,他们宋家人真是遗传。

  宋恒这才反应过来,顾不上其他,赶紧跟着沈向晚出了院子。

  宋恬恬也顾不得其他,收拾了一下也从后面跟上。

  “去太医院。”沈向晚上了马车,吩咐一声。

  水木赶着马车直奔太医院。

  到了太医院,沈向晚跳下马车,走到太医院大门,一脚就踹在门上。

  娘的,大门太重了,踹不开。

  “我来,小姐。”暖暖铆足了劲儿将身体滚成个球,后退几步直接向前冲去。

  就在此时,门被门人打开,暖暖压在门人身上。

  老门人被暖暖压在身下,惨叫连连。

  沈向晚没去管,大跨步进了太医院。

  太医院的太医们瞬间惊了。他们是太医,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让姜首正给本姑娘滚出来。”沈向晚插着腰,指着太医院正门喊道。

  “向,向晚小姐。”一个认识沈向晚的太医,赶忙上来陪笑。

  换了朝代,太医虽然换了一些,但基干还在。有少一半还是前朝的那些太医。

  毕竟太医就是个看病的。王朝更迭与他们关系不大。

  姜首正恰好今日也在太医院,从里面出来。

  这阵子究竟是怎么了?怎么总是招人辱骂?他招谁惹谁了,是不是祖坟出了问题,他得让人回去找个道士好好的看看,祖坟是不是漏风了。

  “小姑娘,你为什么要口出狂言?”姜太医从里面出来,看着沈向晚正色道。

  “你为什么要把宋恒赶走?”沈向晚瞪着姜首正冷声问道。

  这位姜首正应该是从皇帝老家来的,她没见过。

  “他德行有亏。”姜首正脱口而出回答道。

  “德行,什么德行?”沈向晚问。

  “都说他是你的男宠。”姜首正说。

  沈向晚怔忡了一下,去府衙她已经将案件的过程了解了个大概,宋恒为了维护她的名誉,竟然什么都没说,将杨子琦诋毁她的话全部自己咽下。

  就说这个男人脑筋不会转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