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书包网 > 贤妻良母 > 第153章 小色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包网] https://www.ebook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到了夜晚,孩子们都睡下后,荣义才有机会找自己的身体单独谈一谈,为了避免其他人能听到他们的说话,两人都是用写字来交流。

    荣义拿出自己身体今日写的纸条,上面写着‘等我一年后升到合体期再给你炼制附魔符”然后对自己的身体问道:为何你的境界会升这么快?

    荣义的身体勾了勾唇角,在纸上写着:我们的身体穿越到了六百年前。荣义惊讶看着他。

    荣义的身体又写到:我们身体拥有聚灵根,就算没有灵魂也可以自动吸收灵力,但是不会晋升等级。

    荣义不解,问他:既然没有灵魂,又是怎么知道身体穿越六百年前荣义的身体说:按照现在体内储存的所有灵力数量再除以每日吸收的数量,大概是六百年左右,所以我现在只要花时间消化掉体内的灵力就能晋升境界。

    荣义:“……”

    难怪他身体升这么快。

    他在纸上又写道:你现在体内的灵力能让你升到哪个境界?

    荣义的身体眯眯一笑:飞升都没有问题,不过,需要时间去消化体力的

    灵力

    荣义:“……”

    他又问自己的身体:你可知自己为何出现在九虚派的秘洞里,九虚派的秘洞为何出现荣家的大厅,那是两个世界的相交点吗?

    荣义的身体摇摇头:我醒来就在那里,其他事情一律不知荣义再问:期间六百年发生了何事,你也不知道?

    荣义摇摇头,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怎么可能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荣义把他们聊天白纸烧掉:“好吧,不知道就不知道。”

    其实他还是挺好奇是不是荣巍壹把他的身体放在九虚派的秘洞中的,如果是的话,又为何这么照顾一具尸体,却没有把人埋掉。

    “对了,为何姜暮也觉得你很香?”

    荣义的身体翻个白眼:“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可能知道。”

    他们是同一体的,他不比荣义知道多少。

    荣义摸了摸下巴:“你说我们身体会不会和这具身体一样?”

    荣义的身体写到:可能吧,不聊了,我们去找孩子他爹睡觉。

    荣义一愣,不由拉高声音:“你要跟殷瑾夜睡觉?”

    荣义的身体回他一个‘有问题吗’的眼神。

    “问题可大了,你、你、你……”荣义认为要睡也是他去睡吧,他身体凑什么热闹。

    荣义的身体能知道他脑里的想法,嗤笑一声,拿着纸笔写着:不该跟孩子他爹睡的应该是你,因为你现在用的可是别人的身体,你不会是想别人的身体和孩子他爹有太多的亲密接触,等你回到自己的身体后,你就有膈应了,我现在能允许你也跟着一起睡,已经是很大的仁慈。

    荣义:“……

    说得好有道理,他没办法反驳。

    荣义的身体边写边转身离开,回到殷瑾夜住的房间,拿出纸条的给殷瑾夜看:孩子他爹,我们一起睡觉殷瑾夜:“……”

    荣义大翻白眼:“我跟他一起睡,你在床边打坐修炼。”

    殷瑾夜点头。

    荣义的身体撇撇嘴角,用纸笔写着:跟你睡,真没有情趣荣义呵呵假笑:“你要是远离我,你会更没有情趣。”

    没他在身边,他的身体随时会变成不会思考的木偶。

    荣义的身体……

    荣义把自己的身体拉到床边,自己先躺进去,让自己的身体躺外面。荣义的身体在荣义熟睡后,看眼坐在床尾打坐的殷瑾夜,悄悄地伸长腿,很不安份地用脚尖在殷瑾夜的大腿上来回磨擦。

    殷瑾夜睁开看他一眼。

    荣义的身体笑着往里面挪了挪位置,拍了拍床外面的位置,示意殷瑾夜上来一起睡。

    殷瑾夜看眼床边没有动。

    荣义的身体知道他在犹豫什么,又写到: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我们是同个人,你可以提前熟悉我的身子他尽量用殷瑾夜能看得懂的字。

    殷瑾夜:“……”

    荣义的身体又快速在纸上写了一句话,再对殷瑾夜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殷瑾夜看到上面写到:想不想碰碰他

    “……”他发现荣义的身体非常主动,不过,荣义本人也挺主动的,后面因为顾忌不是他身体才对他保持距离。

    殷瑾夜脱下鞋子走到床上,轻手轻脚地把睡在里面的荣义抱下床,对荣义的身体说你等我回来。”

    荣义的身体非常兴奋,原来孩子他爹想要跟他过二人世界。

    他赶紧写到:我等你,你快去快回殷瑾夜弯了弯嘴角,抱着荣义离开。

    荣义的身体喜滋滋地在床上等殷瑾夜,不过他等了又等,还是不见人回来,他坐起身,接着,他两眼失去了光彩,呆呆看着前方。

    不久,殷瑾夜走回房间,看到荣义的身体一脸呆相,低笑道:“真是一个小色魔。”

    为了不让荣义的身体乱跑,他用法器法定住荣义的身体,等明日起来荣义起来再收起法器。

    翌日一早,荣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陌生的房间里,赶紧爬起来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殷瑾夜坐在桌前喝灵茶,而自己的身体被定住在床边,不由松口气。

    荣义的身体在荣义回来的瞬间又恢复光彩,一脸控诉的瞪着殷瑾夜,这个大骗子,欺骗他的感情。

    荣义笑道:“你这几天就这样好好待着吧^”

    这时,荣速来到房间:“少爷,你大师兄来了,说要见你一面,现在人

    在大院里。”

    荣义点头:“我就过去。”

    他走出房间,想了想,又到了回去,对殷瑾夜说:“你放开我的身体,我需要让他陪我一起去见大师兄。”

    殷瑾夜收回法器。

    荣义的身体气呼呼地站起来,在纸上写了两个字:骗子。

    殷瑾夜嘴角微勾。

    荣义的身体迅速抱住殷瑾夜的头,在他唇上用力的亲了一口,然后以闪电的速度冲出院外。

    殷瑾夜:“……

    荣速惊呆地站在原地。

    “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荣义边骂边走出后院,来到大院中。

    一身白袍的白云琛站在雪地里,犹如一大厅融合一体,要不细看,还真看不出那里站着一个人。

    荣义看到他,立刻叫道:“大师兄。”

    白云琛闻声转过身,刚要扬起笑意,就看到荣义后面的跟着一个男人,

    他笑容微微顿住,定定的盯着荣义的身体。

    “大师兄?”荣义看到他发呆,不由又叫一声。

    白云琛回过神:“小义,这位是……”

    “他是我前几日在南白洲认识的一个朋友,叫小荣,我们两个挺投缘的,就带来中海洲住段时间。”

    白云琛喃喃念道:“小荣……”

    荣义的身体对白云琛点点头。

    荣义又说:“大师兄,他喉咙最近受了伤,不会说话,对了,大师兄,你不是去历练吗?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听到我的事情才赶回来的?”

    “是的,我最近一直待在深山老森,直到前日才收到门派被毁的消息。

    ”白云琢淡然的面容涌出怒意:“回来打听,才知道是掌门夫人用我的名义招你进门派,再诬陷你,实在是可恶,她被毁掉一半丹田也是活该,我回来后,还想逼我娶她的孙女金月瑶,不过我没有答应她。我打算离开海山城一段时间去找师父他老人家,我有可能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会再回海山城,而且天虚峰已经变成掌门的大殿,回不回来已经无所谓,就算回来也是来看看你^”

    荣义说:“我可能也会离开海山城。”

    “你要去哪里?”

    “可能会去殷家,也有可能去其他洲历练历练。”

    白云琛拧眉一“去殷家?他们肯定会不好好待你,我听说掌门夫人会诬陷你,就是殷家长老的意思。”

    荣义嗤道现在他们还能欺负欺负我,以后就不一定了。”

    “那你要小心他们,他们肯定不好对付的。”

    ‘‘嗯。”

    “如果你离开这里,我要怎么找你?”

    “你有事就到衣妆阁留言,我会接到消息的。”

    “好。”白云琛看眼荣义的身体。

    荣义会意,转头对自己的身体说:“我有话要跟大师兄说,你回后院等我。”

    荣义的身体点头离开。

    白云琛道:“小义,你可知道他的来历?”

    荣义笑道:“有句话不是说英雄不问出处,既然觉得投缘,就不需要知道他的身份。”

    白云琛:“……”

    荣义问道:“大师兄,你认他?”

    白云琛面色微顿,摇摇头:“不认识,只觉得小义你才认识他一段时间就把人带回家里,也没太有防人意识,万一他是殷家长老派来潜伏在你身边的人,你怎么办?”

    “会把他带回来,就说明相信他,何况身边有瑾夜保护我,他就算想伤我,也很难有机会。”

    白云琛见他一脸相信荣义身体不会伤害他,也不好再多劝,拿出一个红色玉佩给荣义时刻戴好它,它会在关键时刻保你一命。”

    荣义说大师兄,你还是留着自己防身,你一个人孤身在外,遇到的危险比我还多。”

    白云琛把玉佩塞到他手里:“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荣义只好收下玉佩。

    “等我找到师父,就给你消息。”

    荣义道:“我也想跟你去找爹,可惜我的修为低,去哪都不方便,只能等我升到筑基期再去找爹。”

    白云琛摇摇头:“你别去,那里危险。”

    荣义眨了眨眼睛:“大师兄,你是不是知道我爹在哪里?”

    白云琛面有犹豫说道:“大概知道一点。”

    他不想跟荣义多说,跟荣义匆匆道别离开荣府。

    “这个白云琛真是神神秘秘的。”荣义看着白云琛离云的背影说道,不过,他觉得背影有点熟悉,有点像是……

    不等他想清楚像谁,后面突然响起艳秋霜的声音:“义儿,你再看,他也不会回头望你一眼,我都说了,他不会喜欢你的。”

    “娘,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他背影有些熟悉。”

    艳秋霜嗤道:“看了这么多年的人能不熟悉?”

    荣义:“……”

    艳秋霜拍拍他肩膀:“别再想他了,有时间你多陪陪孩子或是孩子他爹

    “是,是,是。”荣义一脸无语的回到后院,对两眼无神站在院子门的身体问道:“你见过大师兄白云琛吗?”

    荣义的身体回过神,摇头表示没有见过。

    “可是他好像认识你,我觉得他肯定在秘洞里见过你。”

    荣义的身体写到:我在秘洞里待了这么多年,他要见过也不奇怪。

    “也是。”

    荣义的身体又在纸上写着:我们去早饭,正好可以跟孩子们培养培养感情。

    “孩子们都喜欢你,不喜欢我了。”

    荣义的身体嘻嘻一笑,那不是更好吗?

    荣义的身体跟着劳义来到荣符待了五日,很快就融入荣家的生活中,现今不管是齐悦石他们,还是下人们都经常提到小荣少爷。

    他们遇到不懂的事就会去问小荣少爷,有事也会找小荣少爷解决,大家都快把他当成万能的,就连步弃和项律也常常去找小荣少爷问一些炼制装备的事情,虽然他们有时候不能完全看懂小荣少爷写的内容,但也能多少猜到他说的意思。

    荣义觉得自己轻松很多,不再需要为这具身体的修为感到苦恼,也不用担心附魔符不够卖,或是担心没有高级的妖修、魔修和鬼修的附魔符卖给鬼修他们,总之有自己的身体在,给他解决了不少事情。

    唯一不好的是他的身体不能远离他一百米左右,不然会随时变成一个会动但不会思考的的木偶。在别人的眼里,荣义的身体特别爱发呆,常常看到一个地方不动,幸好大家都以为他在思考问题,所以都没有打扰他。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荣义的身体在没有意识后,还常常喜欢跑出荣符外,做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比如跑到其他城里偷材料和法器装备,还常常跑到奇怪的地方吸食别人的灵魂来増加的修为,等清醒时,又自己乖乖的跑回荣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